预期2006年我国玉米出口市场将呈现两种变化

关于必威

近期,国内玉米市场价格涨势趋稳,部分地区有所回落,于新玉米上市数量不断增多,致使市场供给紧张状况得到明显改善,市场价格受压下行,短期内国内玉米市场行情在新季玉米不断上市的情况下将会呈弱势整理态势,然而这将仅仅是一种短期行为,市场行情仍会在不断的变化中前行,那么影响国内玉米市场行情的主要力量是什么?那就是政策因素,后期玉米市场如何发展,其根本性的决定因素就在于此,主要分析有以下几点:
1、政策因素决定玉米后期种植
从近年我国的玉米播种情况均可看出,玉米播种方向都是在政策的指导下而采取变化,近两年我国政府不断倡导种植高产出、高效益的粮食作物,大豆作物以其种植效益高成为首选,“玉米—大豆”轮作计划相应出台,由于大豆种植集中于东北,此项政策对于东北玉米、大豆播种影响较大,政策导向影响了玉米的播种面积。与此同时,诸如退耕还林、退耕还草等工作开始在产区全面实施,玉米播种面积受到影响。
时值今日国内玉米市场所面临的压力不仅来之于新粮上市,入世的不断深入给市场带来的压力也是我们不得不考虑的,根据新情况、新问题,今年国家对原有的粮食流通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化,其中内容包括稳定粮食生产能力,推进农业结构的发展,可以看出,国家对未来粮食播种情况已经做出了基本布局,其中心意题就是稳定粮食产量,扩大内需,加大国有粮食储备数量,而作为国内主要经营的粮食品种玉米则成为重中之重,由于前几年玉米连续丰收,加之市场销路又不是很好,积累了充足的库存,满足国内消费需求还不成问题。
总量平衡有余,供给持续增加,需求相对较弱,短期来看国内玉米供应仍大于需求,而长期考虑各方面的需求变化,国内玉米供应相对趋紧,因而国家不会在短期内大幅调减玉米的播种面积,对于产出率低、种植成本高的玉米种植面积调减幅度将可能很大。考虑到国内库存结构分布不均,预期东北玉米播种面积适当调减,华北、黄淮播种面积相应增加,总体水平将保持稳定,因此,未来玉米的播种情况还将根据国家的政策而定。
2、政策因素决定玉米贸易状况
出口贸易一直以来就是国内的政府行为,今年1-9月份我国共出口玉米771万吨,同比提高2.81倍。出口数量的急剧放大与国家财政支持密不可分,而近期由于新的出口政策迟迟不出台,致使近月出口数量有所缩减,可见国家的行政手段在此表现的尤为明显。未来国家政策意向仍将影响国内玉米进出口贸易。
出口市场。预期2006年我国玉米出口市场将呈现两种变化:
一方面,数量变化。由于我国玉米库存水平的连年调减,玉米产量下降,在需求保持稳步增长的情况下,国内玉米供求关系正发生着改变,提高国家粮食储备的预警能力将显得十分重要,阶段性的缩减出口数量预期进行。
另一方面,价格变化。近期,有消息称,中国已经签订玉米出口合约价格126-128美元(FOB价)。每吨126-128美元的中国玉米出口离岸价格与每吨106.7美元的美国玉米相比,中国玉米外贸出口依然占据优势,毕竟美湾到亚地区的船运费率达到每吨50美元,而中国到亚洲目的地的运费只有15美元,未来我国政府将根据国际市场行情变化而相应调整出口价格,这将是顺应市场发展的大势所趋。虑到出口换汇以及保持国际贸易大国地位,未来国家仍将对玉米出口提供财政支持,但支持力度预期将有所减弱。
进口市场。自从中国2001年年底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一直积极出口饲料粮食,旨在降低国内长期积压的粮食库存,并为WTO协议下进口更多粮食腾出空间,但由于我国玉米产量较大,库存结构较为复杂,因此入世之今,我国玉米进口迟迟未见增加,2006年我国玉米进口数量仍难有放大。
总体来看,未来我国玉米进出口形势将基本围绕国内玉米供需关系,而供需关系有待于国家政策调整,后期国内玉米贸易如何运作政策因素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3、政策因素决定粮食流通格局的发展方向
为了适应入世,减缓入世对我国粮食市场带来的冲击,更好的把握入世给我国粮食市场带来的机遇,我国政府早已对入世后粮食安全和发展的战略做出了部署,而且已经开始实施,调整粮食种植结构,优化资源配置,发展优质农业也早已成为农业的基本政策;根据国内外市场需求,组织粮食生产和粮食经营,建立健全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并与国际接轨的粮食市场体系。由于我国原有粮食种植结构的不合理,玉米流通一直保持着“北粮南运”传统方式,从时间和空间看玉米生产布局都及不适宜,因而粮食生产和供给重心逐渐向中部和北方地区转移,今后中部北方地区生产的粮食将主要解决西部地区粮食缺口,而东南沿海地区的粮食需求将部分转向国际市场,政策的导向趋于明朗,逐步改变原有粮食流通渠道中的不合理现象,减少入世对国内玉米市场的冲击,政策的导向作用将成为我国应对入世带来冲击的最强有力的后盾。
4、政策因素影响企业经营行为
今年从玉米收购市场上可以看出将出现两个新的变化:
其一、收购政策调整的利好效应得以体现。随着收购市场的全面放开,政策对市场价格的负面影响效应已经淡化,反之由于收购市场的逐级放开,收购市场表现活跃,随行就市、农民收入增加、企业获利等利好效应得以体现,根据今年农民种植成本增加、市场行情看涨、库存水平偏低等因素,市场收购价格将会高开高走,但由于国有粮食企业的改制工作已经基本结束,刚刚步步入市场竞争的企业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为此国家有望在政策上对企业进行扶持,放宽贷款条件、增加储备份额等措施有望出台,这将有助于国有粮食企业参与市场竞争,对于活跃收购市场将起到积极作用。
其二、收储企业经营模式趋于完善。从2002年开始,农发行的贷款政策执行“以销定贷,以效定贷”,由于收储企业很难在价格变动较大,风险责任较重的情况下找到采购企业,而采购企业也不会在粮价不稳时期提前购入风险,因此收储企业也很难获得贷款,收购进展缓慢。然而指定此项政策却是我国政府对“实事”变化做了长期的打算,建立长期稳定的购销渠道将是我们的发展方向,也是我国农业抵御国际市场冲击的最有效保障。经过政府有效的政策引导,国有收储企业已经逐步改变原有计划经济体制下靠政策吃饭的被动局面,企业主动南下寻找长期稳定的采购对象,预计后期我国玉米产、购、销经营链将日渐完善,企业经营模式的改变对市场价格上涨也将起到有效的促进作用。
综合以上,播种面积的改变、粮食流通方式、进出口贸易格局、市场供求关系比例等等方面都与国家政策密不可分,政策影响因素遍及玉米市场的各个环节,上述方面也只是其中的几个重要方面,把握玉米市场的未来走势,我们不应仅仅停留在市场的表面现象中,仍深入分析其根本性的决定因素——政策的发展方向,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在市场的发展变化中做到遇事不乱,更好的把握全局,“遇事于谋化”之中。

一、惜售心态下的产量与有效供给

近几年来,随着国内粮食市场化进程的推进以及农民收入的日益多元化,农民的售粮习惯也发生悄然改变,惜售成为较为明显的心理特征。自2004年以来,国内粮食生产迎来八连丰,但粮食品种间的供给矛盾日益凸显,一方面源于农户按照市场经济规律种植农作物,提高种植的收益;另一方面惜售导致新粮上市流通量明显减少,进而影响流通环节的有效供给,迫使用粮企业为保证收购量提高收储价格,但农民卖跌不卖涨的心态更加剧了其惜售心态,降低了市场粮源有效供给。国内农民售粮的进程明显拉长,售粮呈现阶段化。与此同时,粮食中间环节也存在惜售心态,粮食经纪人、粮食贸易商以及粮库等收储主体囤粮惜售更进一步压缩了市场粮源的有效供给量,这也导致粮源流通市场出现粮源阶段性紧张、阶段性充裕的局面,进而加大市场行情的波动。

二、多元主体下的博弈与预期分歧

目前参与市场粮源收储的主体日益多元化,农村经纪人、粮食贸易商、粮库、加工企业以及外资企业等诸多主体纷纷参与粮源的市场收购,这也进一步推进了国内粮食市场化进程,但各类型主体因资金实力、采购动机等不同,导致其市场采购策略不一,进而在粮食市场掀起波澜。多元收购主体之间的心理博弈直接影响粮食市场购销的活跃度以及市场行情的走势。粮食产业链间各环节市场主体的预期分歧决定粮食市场买方市场与卖方市场的形成,这也有利于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实现粮食品种的优质优价,但与此同时,由于诸多类型主体入市收购,其心理预期的契合度将导致粮食收购市场出现抢收的火爆场面与清淡的僵持格局。

三、政策调控下的购销与成本传导

随着国内市场经济市场化的深入,国内粮食行业面临政策与市场交织的困局,一方面粮食企业要按照市场经济方式运行企业,实现资产资源最大化;但另一方面由于国内粮食生产与购销涉及14亿人口吃饭问题的基础性行业,其仍将受制于国家政策调控。受人工、化肥、能源、土地等各种生产要素因素成本推动,国内粮食生产步入高成本时代,粮食生产的投入收益比明显低于其他行业,粮食生产的机会成本明显提高;另一方面为保证物价稳定,涉及民生的生活必需品受制于政策调控,上涨空间受到制约,由此导致粮食行业产业链经营利润空间大为压缩,产业链条前端受制于生产成本提高,输入成本较高;而受政策调控影响,其成本无法按照市场经济规律有效传导至终端市场。对内精耕细作,对外拓展产业链成为粮食购销经营企业在目前体制下需要解决的问题。

四、消费升级下的供需与比价体系

随着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城乡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的提高,消费升级拉动居民对肉、蛋、水产等的巨大需求,同时粮食的能源属性也逐步被拓展开来,这导致传统的市场需求格局发生转变,其中,人均大米和面粉消费量稳中趋降,消费者追求高品质的消费,如粳米、各种专用面粉及面粉制成品、动物性蛋白、植物油、食糖等消费增加。不同的供需格局导致粮食品种间市场价格走势出现分化,使其比价关系出现失衡,影响农民的种植效益,进而传导至生产端引起种植结构发生改变,如棉花、大豆以及油菜籽等种植面积呈现减少态势,而玉米播种面积增幅明显,尤其是东北地区大豆与玉米征地现象明显。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导致市场需求发生转变,也直接打破了传统的农产品比价体系,小麦、玉米、稻谷、棉花以及大豆间传统的比价体系亟需在新的粮食市场体制下重塑。

五、市场进程下的国内与国际联动

随着国内人口基数的增加以及消费结构升级,粮食消费的总量快速增长;而国内粮食增产的难度加大,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来调剂国内粮食市场供需成为发展的必然。中国需求也成为推动国际大宗农产品价格波动的主要因素之一,进而通过价格机制传导至国内,国内进口粮食数量的加大使得国内国际相关品种间的联动性增强。1996年我国大豆进口量110万吨,2011年进口5246万吨,16年增长逾50倍;而自2009年我国玉米由净进口转为净出口,进口数量呈现增加态势;小麦、棉花等是如此。美国农业部2012年2月发布的《全球农产品基线预测报告2012-2021》中显示,预计至2021年国内进口玉米数量达到1810万吨,大豆9000万吨;大豆、玉米、小麦、大米和大麦进口量达到11355万吨。净进口量将突破1.1亿吨。

六、异常天气下的产量与质量分歧

近几年,粮食生长期间异常天气频现,使得市场主体对粮食的产量与质量产生担忧,进而通过天气炒作的方式增加价格预期升贴水,其在期货市场表现较为明显,这很大程度上导致粮食市场价格的剧烈波动,增强部分市场主体的投机心理。作为粮食购销经营企业,应该充分掌握国内农业生产气象及其对粮食生产、流通等各环节的影响,才能有效地避免市场价格超预期的波动,把握住因天气因素导致粮食价格升贴水所带来的投资机会。粮食生产的农业属性使得其成为粮食市场行情走势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鉴于以上几方面的思考,笔者认为未来影响国内粮食市场行情走势的因素较多,整体把握市场行情的难度加大。企业经营者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把握每一阶段的主要影响因素,抓住阶段性行情,提高企业经营的灵活度和敏锐度,布局企业库存品种结构和库存量,实现企业资产资源的最大化。希望以上几点变化可以为粮食购销经营企业后期在多空因素交织的粮食市场中抓住主要矛盾提供参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